第287章 清点,一样不能少
书名:盛宠嫡女:医妃不好惹 作者:墨墨水田 本章字数:243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11:17:40

那些属于林清歌的嫁妆从库房中一件件搬出。

江文翰,江文兴与许素梅三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许素梅的眼睛都看直了,那些东西得值多少钱啊!

江文翰则闭着眼,不敢去看,没了这些东西,他日后如何生活。

“父亲,大伯。”

江初月笑容满面的从库房中走出,手中还握着一本折子。

江文翰不愿去看她,嫁妆她多拿走了,就等于间接要了他的命,如今还出现在他面前做什么。

他不由的怀疑,他上一世到底做了什么孽,才会有一个这般蛇蝎心肠的女儿。

“王妃娘娘。”

江文兴一听到江初月叫她,连忙走到她的面前,近乎谄媚的看着她。

就连刚刚惊吓过度的许素梅也是如此。

江家没落,他们贪图江家的财产想分家,可如今江家最值钱的东西全都在江初月的手上。

若是他们能讨好了江初月,或许江初月一松口,便让他们这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呢!

江初月看着两张恶心的脸,离自己这般近,忍住没让自己吐出来。

“本王妃找到了一张折子,这上面……”

她特意拉长的声线,看着江文翰。

这折子上记录的可是当初林清歌嫁过来时所有嫁妆的明细。

果然,江文翰听到她的话,向她手中的折子看去,这一看登时眼睛都直了。

他慌张的站起身来,上前伸手想要去抢江初月的手中的折子,却被一旁侍卫手中的长剑拦了下来。

“三弟,你做什么,莫要冲撞了王妃娘娘!”

江文兴根本不知道那折子是什么东西,见江文翰这般无礼,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,假模假样的挡在江初月的面前。

江初月呲笑一声,觉得有些累了,转身坐下,慵懒的依靠在椅背上。

“崔嬷嬷,给他们念念。”

反手将手上的折子递给了崔嬷嬷。

崔嬷嬷接过,展开这折子,心中不禁有些酸楚。

小姐早已不在,他们如此厚颜无耻的霸占着小姐的东西。

“这是当初林清歌小姐嫁入江府的嫁妆清单。”

崔嬷嬷抬头,目光恨恨的看向江文翰这个伪君子。

“嫁妆清单?”

江文兴与许素梅终于反应了过来,江初月这是要与他们算账啊!

可现在他们就算是想走,这根本来不及了。

“王妃娘娘,您好歹是当今齐王妃,为何要在意这些小小的银钱?”

许素梅想上前巴结江初月,可是她身边的侍卫却一步不离,手中的长剑闪着寒光,她想动又不敢动。

“确实,这些银钱对本王妃来说,看不上眼。”

江初月眼眸含笑,顺着许素梅的话说道。

林清歌的嫁妆是多,但那是对于江文翰这样的寒微出身来说。

可对于齐王府,就真的算不上什么了。

许素梅心中一喜,觉得江初月这是开窍,他们终究是一家人。

她虽不知林清歌的嫁妆到底有多少,但在江文翰手中,他肯定是用了,若是江初月让他们还。

那他们分家,岂不是分的就更少了?

所以,她要同江初月示弱,说到底他们是是一家人,没必要算的那么清楚。

“就是啊,王妃娘娘,我们是一家人,何必算的这么清楚。”

江初月看着她,笑吟吟的,突然她收住笑,满眸寒霜的盯着许素梅,冷声开口。

“一家人?”

“当初想置本王妃与死地时,可曾想过本王妃同你们是一家人?”

她脸上似乎还带着淡笑,可是眸子之中早已没了笑意。

“你难道这么快就把江子谦陷害本王妃的事情给忘了?”

许素梅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江初月收回目光,理了理自己的衣衫,正襟危坐。

崔嬷嬷站直自己的身子,大声的念着清单上的嫁妆。

“白银千两!”

“翡翠手镯一对!”

“白玉观音一尊!”

“……”

江文翰光是听前面几个,便已经慌的闭上了眼睛。

这些年,江府入不敷出,就朝廷给的那些月俸根本不够江府的开销。

王氏管理江府多年,更是挥霍无度,这其中大部分的银钱都是从林清歌的嫁妆中来的。

以往他是知道这事的,在他心中林清歌的嫁妆既然到了江家便都是他的,所以王氏挥霍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。

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,江初月竟然来要嫁妆,还势必要一分一钱都算的清楚。

如今他已被罢官,身无分文,本想借着林清歌的嫁妆东山再起,如今一切都化作了虚无,怎能让他不绝望,不惶恐。

许素梅听着听着,便觉得不对,这些其中有些东西,她好像见到过。

可具体是什么,崔嬷嬷读的太快,她倒是一下想不起来了。

一盏茶后,崔嬷嬷才将清单读完,合上清单目光鄙夷的看向江文翰。

“父亲,您可都听清了?”

江初月放下茶盏,淡笑着看向面如死灰的江文翰。

“这其中许多东西,我需到王府盘点后才知道,但是这其中记录的银钱,我倒是一点未见。”

她假装疑惑的皱起了眉头,疑惑的看向江文翰。

江文翰颤抖着手,连头都不敢抬,那些银钱自然是都败干净了。

突然,他余光看到站在一旁的江文兴与许素梅,攥了攥拳头,他一个人身败名裂可不行,况且这些东西,又不止他一人花销了。

这些年,他可是把将近一半的银钱寄回了老家。

“这银钱,可不止江府花费的,还有他们!”

江文翰站起身来,气急败坏的指着江文兴与许素梅。

“这些人,我寄回家中的前,有一半可都是从林清歌的嫁妆中出的。”

“就连你手上的那对翡翠镯子,也都是林清歌的陪嫁!”

他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不过刚被罢官,他这个大哥就嚷嚷着分家,何曾替他想过。

如今他不好过,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好过!

江初月目光移到许素梅的手腕上,那翡翠手镯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“你胡说!”

许素梅当即就跳了起来,捂住自己的手镯,显然是不愿意承认。

她就说,刚刚崔嬷嬷读的时候,怎么那么耳熟,原来是她手上的这对翡翠镯子就是林清歌嫁妆中的。

这东西是王佩茹送给她的,那么自然就是她的了。

谁也别想拿走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