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回:还刀
书名:权魔剑 作者:可能是闲的 本章字数:327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4 11:29:14

“前番虎牢前一战,戴天恩这才显露本性。我得知此事,才知中了奸贼歹计。原来,不知行刺瑾儿一事。诡府门也在中原灭了镇风镖局一门,又留下线索,栽赃我汴攸城为之。我们两家便如此被戴天恩玩弄于股掌之间。待我查明真相,才知皆是一场误会。如今戴天恩已被制服,我等之间的误会,也该解开了。”

罗念成闻言大喜,李启明果真明辨是非。他喜色道:“陛下英明。此事本全自诡府门从中作梗,戴天恩一手布局,我等之间的误会,是该解开了。我料定扣下各派宗师不是陛下之意,今日闻此言,实在幸甚!”

李启明道:“汴攸城与中原各派,本不该有隙。先前父皇不允各派集结人手,只怕有谋反之图,在我看来,只要各派之间并无杀伐,上可忠君爱国,下不欺侮百姓,那么中原各派各行其道,我也不会追究。更不会赶尽杀绝。此次中原豪杰助我破敌,乃是大功一件,我本要好好地封赏,又怎会为难各派。”

李启明望向念成道:“我今日前来,便是恭贺念成你做了中原武林盟主,如此一来,今后群雄更有规矩,岂不是两全其美。只是今日境况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拍一下大腿,“既无盟主,倒不要紧,从今往后,我还要访各派,以结同心,来日击退蛮夷之敌,定需众位相助。”

各派掌门皆点头应允,“今后任北皇驱驰,我等愿为守护北境,效犬马之劳。”

罗念成道:“今日群雄本是不欢而散,我未曾想到陛下到此。今日尽释前嫌,念成日夜所盼。我主深明大义,请受我一拜!”罗念成起身拜倒在地,李启明忙扶他起身,道:“念成,你与父亲一样,一心为了北境安和无灾,心地善良。你所做之事,众人都看在眼中,今日虽不为盟主,却行大义之事,乃是有实无名而已。君子处世,岂只是妄图虚名?”

罗念成双目含泪,一时感动。

念成问起罗毓姄、皇子李瑾近况,李启明道:“他们身在皇宫,有何可忧。你孤身一人奔波在外,才叫人挂念。今时不同往日,汴攸城中,道道大门为你敞开,你若想进宫来,没人敢拦你。你可自行去看望毓姄还有瑾儿。”

罗念成默默点头,“待我将神止峰上那魔剑封了,便去看望他们。”

李启明道:“如今有何进展了?”罗念成把忘岁翁助柳泫推演权魔剑封印之法的事,连同搜集宝器之言告知启明,李启明惊道:“这宝器的消息,你已公布中原各路人马了?你不怕又心怀叵测之人滥用此物?”

罗念成道:“得五宝之人,并不懂得其用法,对他也无益处。且此物乃是封权魔剑所用,即便有人想利用权魔剑之力,得此物也无用处……”他思索一阵,又道:“若真有人想要破坏封剑,那便有可能将宝器找到,再藏起来,这样一来,我们便凑不齐了……”

“我一时大意,竟没有想到这一节!”罗念成一拍脑门,又道:“我只顾封剑集齐这五件东西,却泄露了大事。”

楚翘玉道:“五宝之间应当互有感应,若真有人想藏匿宝器,也得将这五件一齐藏了。如今我们已有浴炎凤在手中,便不怕寻不到剩余的几件。既然消息已经放了出去,大家一块来找,总比我们几人找要强。此事教众人知晓,也并不见得全是坏处。”

罗念成道:“若不是有此物在手,我岂不是误了大事!”他望着手中浴炎凤,心中烦乱。

李启明伸手掌过去,道:“这就是浴炎凤……”

念成并没有将匕首放在启明手中,收起匕首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李启明道:“你可知此物从何而来?”

念成道:“我从戴天恩手中取得,据说是董显手中之物。”

郭爽从外殿进来,道:“董善人真是走一辈子的狗屎运。这五宝中浴炎凤、随侯珠二物竟都在他手中。他将浴炎凤赠与了留香苑的一名女子……”

启明道:“这女子名叫乱星红,此匕便是戴天恩从她手中夺去的。”

“啊……”念成和郭爽同时惊呼一声。“原来如此。”

启明道:“既是封剑之用,此物便交由你保管了。我会向她言明,想必为封权魔剑,相互之间,都能理解。”

念成道:“如此便多谢了……”

郭爽道:“谢什么谢,这匕首本来就是董善人的,他老早就答应要献出此匕,又关那女子什么事!”

孙赫骂道:“放肆!”郭爽一见老熟人,心下好笑,朝孙赫招手道:“许久不见了,孙公子!”

启明道:“孙丞相含冤入狱,我迟迟才醒悟。可惜他老人家不愿原谅于我,要辞官回乡,我对不住他,只好准他去了……”

罗念成道:“如此也好……”

“若北皇真的有诚意,就请归还我刀宗宝刀。前番您困下各派弟子,将正反双翼、四环钧、鸾凤刃、连理弯枝夺了去。后来只有孙师弟取回了连理弯枝……我三人的刀,还在你们手中。”

说话的正是刀宗四杰之首,赵飞。上次一战,只有孙文取回了‘连理弯枝’,其余的三把名刀皆还在曹沛手中。

南宫问柳笑道:“可笑可笑,刀宗四杰怎么连自己的宝刀都看不住,还叫什么刀宗四杰。既然你们驾驭不了这宝刀,干脆就让人家汴攸城中有能力的人去用便好了,怎么还有脸前讨要!”

赵飞眼一横,已亮出手中钢刀:“要杀你,倒也用不到名刀!”

罗念成道:“诸位今日聚在此处,是来耀武争雄的么?方才各掌门口口声声答应我的事,在你们眼中,就这么没有分量?”

赵飞本欲反驳,但项然神色严肃,朝他狠狠瞪了一眼,他便不做声了。

南宫问柳继续道:“说是要尊罗少侠为中原武林盟主,可是大家伙儿哪一个不是各怀鬼胎,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。方才一听报不了仇,你看那马帮、白鲸帮还有离舍堂、三江口等各派,全都是‘树倒猢狲散’,现已不知去向了。如今北皇亲自乔装到此,又是有何指教?罗少侠没做成这中原盟主,想必北皇很是失望吧!”

李启明笑了笑,一挥手道“进来。”后对南宫问柳道:“风刀客就真的只有你们四人吗?南宫掌门好胆量。”李启明说这话时,已在南宫问柳肩头重重拍了三下。

这三下一下比一下更重,但外人自然看不出来。只是拍在了南宫问柳肩上,他才知其中滋味。他若歪到一边,或是叫出声来,未免太失身份。但李启明这三掌,虽只以指尖触到他肩膀,他却觉得有一股万钧之力压在肩头。这指尖有无穷地内劲传向了他肩头,教他惊骇不已。李启明触到他肩头之时,他心中猛地一沉。只感整个人都要被压进地里去。

这力道从李启明指尖传到他肩头,又从他肩头传到他双肩,接入地下。南宫问柳登时一句话也讲不出,他被这三下拍得惊恐之至。他不知李启明竟有如此的功力。待启明将他拍完,他仍觉肩头似有千钧重担压着。

李启明道:“我自然是要将这些宝贝原物奉还。还望各派不计前嫌,不要责怪我们才是。”

他方才呼叫一声,殿外走进了几名汉子,他们手中各捧着一个大木方盘,极为精致。盘子被黄布盖着,料想里面就是刀宗四杰的几把宝刀。但进来的有十几人之多,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个方盘。李启明道:

“这里是刀宗各位豪杰的宝刀,当然还有玄明观六位道长的六把宝剑。湛卢、赤霄、泰阿、七星龙渊、承影、含光都在此了。曹公公奉我之命,当日要拦下诸位,这才留下这几把名刀名剑,今日如数奉还,望诸位尽释前嫌,恕曹沛无罪。若各家豪杰仍觉得不够,待我回去之后,便重重惩治曹沛,以表歉意……”

玄德道长道:“北皇何须如此,今日刀剑皆已归还,便是好事一桩,不必过分追究了。”

玄通示意不念、不觉等六人上前接剑。这玄明观六位道长才去把那六名汉子手中的方盘接下。赵飞见百念川点头,也随钱宝通、李怀疆三人同去接下另外三个方盘。

李启明道:“我今日来访各派,一是为贺念成做中原盟主,二是来归还此物,虽然念成未能做成这盟主,但有少林派、天地刀宗、纯阳派各大派的支持,中原武林必不生乱,我也不必担忧。如今刀剑已还,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
慧能道:“北境有此明君,万民可期安乐。今日事毕,我等不再叨扰玄明观清净,就先行告退了。”慧能方丈拜别李启明,别了玄德、玄通道长,对念成道:“罗少侠,你心性极静,颇有佛缘。今日之事,错不在你,往后但问心行事,不必怀疑自己……阿弥陀佛……”

罗念成拜谢慧能:“谢大师指点,晚辈定当谨记在心!”

少林派别了玄明观,随后玉蝉衣也拜别李启明等人,辞别罗念成,下山去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